大制作国剧难逃高开低走“烂尾劫”,如何破局?

2019年11月30日 17:01:30 | 来源:北京晚报

字号变大| 字号变小

  作家王蒙近日宣布自己的茅盾文学奖作品《这边风景》将改编为电视剧。发布会上,被问到对现在的电视剧创作有什么想说的,王蒙表示自己平时有看电视剧的习惯,“现在很多电视剧开篇很好看,但往往看了一阵,剧情就会开始折腾,自己就开始处于要不要看下去的痛苦之中。”王蒙的这席话得到现场嘉宾的认同。2019年进入收官阶段,电视剧市场精彩纷呈,在这一年台网播放的电视剧中,不乏名导演、名编剧以及名演员的超强阵容,但与前几年国剧屡有“爆款”相比,今年的电视剧市场略显平淡,不少“精心打造”的大制作,都难逃高开低走“烂尾劫”,这种现象背后,到底反映出什么问题?

  2019年的国剧作品中,播出后能够获得收视与口碑双赢的,要数《破冰行动》与《长安十二时辰》,但两部剧的热度并未维持太久,便先后沉寂,与前两年同类题材的《人民的名义》《琅琊榜》所带来的几乎全年度的引领效应相比,可谓是相形见绌。除了这两部剧之外,《都挺好》《在远方》等现实题材的作品,也在一定范围内引发了观众热议,但火热程度也无法比肩同类型的《我的前半生》。上述四部作品,都有着精良的制作团队和超强的演员阵容,但观众没有照单全收的一个原因,恐怕是剧作“高开低走”,前后水准不一,并在某种程度上都出现了“烂尾”的结局。

  以今年5月开播的《破冰行动》为例,因为一众实力派演员的精彩演出,该剧在开播后一度被视为“神剧”规格,但在大结局之后,网上评分却跌到了6。9分。剧情和选角均十分出色的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在开播后被寄予超越《琅琊榜》的厚望,但也难逃大结局后口碑扑街的命运,虽然现在评分仍在8。3分,但因人物刻画单薄、剧情硬伤和主线模糊等问题,遭到网友吐槽。

  在“高开低走”的背后,似乎有两个主要原因让观众不买账,一是情节、表演或者制作注水,前后品质差异明显,让充满期待的观众在大结局后倍感失望,比较明显的例子是由刘烨、马伊琍、梅婷和曾黎出演的《在远方》,这部号称中戏96级与上戏94级跨校联谊出演的创业剧,在播出伊始受到不少中青年人的关注,但在电视剧后半段,性格层次鲜明的人物却迅速脸谱化和符号化,同时剧情进展过快,被网友称为情节推进“犹如按了快进键”。此外,剧中大量的广告植入也让观众感觉到了金主力量的强大,更衬托出后段剧情的单薄与乏力。这部开播7。6分的作品,在大结局后跌至6。6分。

  今年的大热剧《都挺好》则呈现出结局套路化问题。在每个演员表现得精彩纷呈,每个人物特点鲜明的前期铺垫下,观众几乎从剧中的角色对号入座了自己以及身边的人,也被各种矛盾冲突代入到了剧中场景,但剧情后期缺乏必要的事件与合理的人物性格变化的脉络,通过苏大强突然患病这种充满强烈戏剧冲突的方法,来强行引出大团圆结局,不仅略显仓促,也难免被认为有不够用心的“套路化”之嫌。

  “高开低走”成为2019年的常态化表现,这种情况正常吗?答案显然是否定的。纵观海内外优秀的电视剧作品,不管开播后前期的表现如何,能被观众“念念不忘”的作品中,几乎都有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结局,而这些作品在制作精良的基础上,似乎都有一个共性,就是有一个好故事,并且结局紧扣主题。近年国产剧中不乏这类佳作,探讨“复仇与原谅,过去与当下”的《琅琊榜》,用一个“只闻其声不见其人”的结局,吊足了观众胃口,而2017年横空出世的、探讨“什么是正、什么是邪”的《白夜追凶》,因为结局中主演潘粤明的邪魅一笑,让多少观众对第二季望眼欲穿……这些口碑佳作,无一不用大结局来烘托自身深刻的主题,让原本精彩的作品锦上添花。记者 邱伟

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,随时随地看新闻!

layer
快乐分享
快乐飞艇怎么样充值 快乐飞艇统一开奖吗 快乐赛车代理怎么做的 快乐飞艇 快乐飞艇 快乐飞艇合法吗 快乐赛车是正规福彩吗 快乐飞艇规则 快乐赛车冠军技巧 快乐赛车怎么能接代理